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旧物·三篇游记  

2007-10-16 09:5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地方

2001年10月,安徽黟县宏村写生

翟让墨

  我们来到这个地方,这里的山,这里的水,我们爱上了这方……

  黑色的是墙,白色的是瓦,灰色的是路,仿佛是倾盆大雨浸着徽墨将这里 染成水墨山水——然而还有那镂透的屋檐和屋檐下的红男绿女。颜色也顿时发 酵起来:天蓝得透黄,是热带的柠檬闻讯赶来;树叶的绿也像是谦让,于是火 红、粉紫、金黄就恭敬不如从命的在树上找到了嘉宾席位。

  背着画夹,提着画箱,走在那灰色的巷中,泉儿和我们迎面,兴高采烈的 把手伸向前方,像义务导游告诉我们她从一个绝妙的地方来,让我们知道前面 必然有一幅风景;又好像是要向我借球鞋的鞋带,在我的足边妈妈般的、侄女般的拍打,他们要把自己拴在这个地方,看着我们,看着这里的一切。果然, 前面出现了一汪的潭,貌似农历初七八的月,当地人都叫他半月潭,我们好像见到梦中的情人——美极了,不觉期期艾艾,只有我们的画笔媒人般的发言。

 夜来了,四周都静了,月儿来到着潭里沐浴,天空像是一块青色的石头,把月儿的形容映在空中。一群两栖动物,或是青蛙王子或是金蟾银蟾,静静地守着月儿,这是月儿的侍从吧,而一直癞蛤蟆,纵身潭中——金蟾说他癞哈蟆 想吃天鹅肉,而银蟾却惊叹地欣赏英雄救美,而他们的主人月儿羞涩地升空…

  这里都是爱这里的人,从窗里探出头的老人;石板和小溪旁的书包和石板 上和小溪里的赤脚;还有黄的、黑的、白的、人们,更到的是在这里画画的学 子,他们置身于这里的图画,似乎忘却了太阳的东升西落,他们看到他们的太 阳在自己的画上,静止地挂着,静止得安详……

残荷不败,敦颐又怎绝情?我们离开了这个地方,但是那山,那水,那雨 天和我们共伞的土地,又怎么能忘却?那历历的砖瓦,那明清的历史,恰恰是不朽和伟大。

  我们离开了这个地方,我们又怎么能抹掉这里的记忆,绝不,我们的画在坚决地发言!


西湖

让墨

出生在农村,有山有水,山开辟了梯田,水养了鱼虾,不是山清水秀的向往,是每个纯朴老百姓都想有的一方耕耘的田,一圆鉴心的池!

走到保俶路的末点,就看到一面西湖了,正如山水杭州!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我一直愚昧的觉得有个神仙来过杭州真的,或许有个从天堂来的天神,与庶民同乐,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土地及其奢侈的开辟这么大的一块浴池,并在水中抚养了无数生灵,莲、鱼,贝,还有人类。这些平凡生物啊,他们不是服侍天神沐浴更衣的侍从,更不是祭祀河伯的牺牲。天神和蔼的说到:“我只想多沾一点荷花的香味、鱼类的腥味、人类的人情味。”

草鱼,这个西湖生灵的杰出代表,真诚的报答西湖的子民,被杭帮名厨烹饪出的西湖醋鱼在杭州是最有名的佳肴了,在白堤的楼外楼,你不再听到“西湖歌舞几时休”,却闻到了“醋鱼熏得游人醉”,也许万物都想沾上异族的气味!天神不也是这样谆谆教诲的吗?

天神享乐于西湖,更想建设西湖,他在湖畔鹏展蓝图,规划城区,辟地建楼。他的妻子随他下凡,在湖边化作山峦,温柔的默默地帮助杭州的建设!
早晨,夕照山举起太阳;晚上,采集萤火虫,布洒星空,给她的丈夫建设杭州增添亮光; 台风登陆时,“小心,不要把蓝图吹走了。” 山脊挡住飓风,像太行王屋般坚韧不移;钱塘江滚滚浪潮逼近时,群山也是枕边细语的和他的丈夫切谈社会的思潮。

年复一年,西湖经济迅速发展,西湖的水被磨汁浸泡成浑浊的墨绿,湖边的山峦也疲倦的在湖边永远的躺下——雷峰塔,保俶塔依然驻守着!

这样的山水,怎不让人感慨呢

杭州话有浊声母字,却谓“吴侬软语”。

西湖水是深浊浑厚,却能“以此为鉴”。


西北偏北·苏州

 让墨

有人说,上海的街道就是隐射着中华的地图,我正压根的相信!杨浦区不是一大摞的东三省的街道名吗?长宁区也出了个茅台路啥的,再往西北普陀区就能看到铜川路了,这个国庆,去不了甘肃新疆,我就苟且的走向西北,在这个巢般的区域里!

不觉得可笑,整个上海都穿越了,不知道是不是要离开新疆的最后一句汉语,进入哈萨克斯坦的境内!不急——眼前却是昆山!呵呵,昆仑山么?我还在犹豫了,以为自己身处王母娘娘的瑶池,不觉已经到了终点——苏州!

苏州在上海的西北!

天色黑了,一个人的心情好极了,受不了这里的甜食,糊弄吃了点,就算了!

我总喜欢注意城市公车的机器播音员的声音!苏州的播音姐姐总是那样可人,“醋坊桥到了,开门请当心”,随后指引我到一个亭舍般的地方下车休息。(原来只不过是公车站台而已,却像舞台一出屏风,更像一个功能性、美观性极强的古建筑)这些亭台不是鲁班的杰作吗?一亭一亭的,像雨天撑这伞排着队接送子女上学的父母,鲁班就是这样的父母,我更肉麻的说道苏州政府是这样的父母!

第二天,该去拙政园了。此时的我竟找不到任何与其平起平坐的精致独到的辞藻,

去听了评弹,激动的心情打消了我喝茶的念头,因为时常的拍案惊奇会导致浪费茶水的,江浙人也许能心平气和的品尝,像我这样的红土地者,自然是心情暴露于股掌之中的!
我想象中出现这样的情景,所有人都静静地听着,只有我不禁形于色了喊道:“好,好”,一个年老的白人差异的问道“what's up,buddy?"

哈哈

小飞虹也不过是一个小廊,不过却真想在天上似的,从卅六鸳鸯馆赶来18对鸳鸯,在桥底回旋,这是鹊桥吗?十八曼陀罗花馆的女主人也心甘情愿的把它栽培的曼陀罗播撒在小飞虹。他甚至愿意牺牲自己被人误认为孤芳自赏。在十八曼陀罗花馆。2米高的围墙呀,只有一抹斜阳才能照耀女主人的!

扇亭是一个别致的东东!作者运用了借景呼应的造园手法,前后二亭,后者为扇形,前者为扇环形,二亭拼合在一起,就是扇骨和扇面了!真是绝妙的创意!

走过藕香榭,让墨就出门去了。

玄妙观前步三遭,太监弄里笑九声。深入干将裹嫩水,跳出莫邪揽古城。拙政园中望痴景。虎丘塔下拜吴王,

我只想简单这样写苏州,毕竟不是他的儿女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