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过年·纳鞋垫  

2007-03-13 09:5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就要出门了,今天是大年初六!

——“伢儿唉,你脚现呢还脱皮不?”母亲说

——“好了,去年上半年的时候就好了,到后来又复发了。”

——“给我看一下子。”

——“不消得啊!不消得啊姨诶!”

——“是好了好多,叫你爷再驮几盒拿你带到深圳去,要坚持洗,一年洗三次,洗三年就能根治。”母亲看了我的脚说。“你穿鞋子从来不垫鞋垫的吧!跟你做几双你带过去,从小就晓得你是一个汗脚!”

母亲来到裁缝机那里,找到了鞋样。

——“咱们一家人,算你的脚最大!吓人,43码的鞋子!”母亲说

——“头也算我的最大。”我说!

【想起了小时候常说的“头大君子,脚大小人”,而我从小就被称作“大头”的典范,且有过一段叫做“大痣”的绰号,眉中藏珠,更因为我的后脑勺平似悬崖,又有了“瘪瘪头好戴乌纱帽”的赞词。也就是说儿时的我君子的仪容彰显万分啊!好在脚总是没那么容易被人打量,其实我的脚不大,但是脚很尖,大脚趾远远长于二脚趾,所以我的鞋子很容易脚尖破】

——“给你做2双啊,要记得换!”此时母亲从大屉里面找出了一块像样的灯草呢的蓝黑布,直接蒙在了纸质的鞋样上。

——“姨诶,以前看你做鞋子,做鞋垫,都要“拷壳”,现在都这么舍己用一块这么大的囫囵布做!”(就是把一扇门从门框上取下来,平放在阳光下,用粘性极好的糯米和小麦粉做成的浆糊,把所有的碎布粘在门上,这样能拼成一块大布了,然后暴晒,往往每年都有2扇门,以至于门上都残留了浆糊痕迹)

——“是啊,不过怎么说呢,其实以前的那种拷壳的布还要耐用经事些。这种做法总是踩线、踩线,线有什么经事的!”

——“呵呵,你现在还纳鞋子吗?”

——“你姐嫁的时候不是十几双暖鞋吗?你嫂也要嫁过来了,又要做好几双了,但是纳鞋底很少了,太麻烦了,直接买泡沫鞋底。”

——“也辛苦,姨诶,十几双,我怕你是整夜都没有睡好!”

——“伢儿诶,只要你姊妹三个过得好,做娘的做几双鞋子算么子呢?”

——“还没有做好吗?姨诶。”

——“多踩几层线,才经事啊。”绕着牛排状的鞋底,线走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做好了,一共2双,放到包里面去,放好,莫弄丢了、要经常洗。”

——“晓得了,姨诶。”看着密密的鞋垫上的线,想起了——

孟郊《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