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吃酒和机场  

2006-11-08 12:59:57|  分类: 艺计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又怀旧起来,想起了读书生活了,只是记不大清楚了,但是怕数年后记忆更加忘却。

高中的时候全班14个男生,分别是01钱氏、03叶氏、05邹氏、08徐氏、14商氏、15吴氏、21朱氏、23夏氏(我)、24孔氏、32柯氏、36张氏、37胡氏、43李氏、46余氏。没有一个同姓的,后来有个刘氏同学插班到我们,依然是没有同姓的!

 

1998年的二年级!吴氏邀请我们去他们老家喝酒,他的胞兄考上了医大,在家摆酒呢!那个金秋时节,倒是很值得去哦!
他家在九江县,我却很想称呼其为柴桑县,这便是陶渊明的故里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确,一路上,庐山就紧紧的贴着我的胸怀,却若隐若现,恰似清风拂面,忘记了唱了几遍《心太软》,忘记了用手指过几次窗外的风景。只觉得还转过一次车,便到了吴氏的村庄了!

 

柴桑
吴氏的老家并不是柴桑县常见的江滨平原地形,而是跟我老家有些相似的丘陵地形,但是更具灵性,山的色彩更具绚烂,而老家的山总是以松树为绝对植被,更蜿蜒着无数的小河,河水很清澈,河滩上有很多很大很大的鹅卵石,不光河水泛着阳光,连石头也趋于夺目了。这种温柔的阳光在我老家是很少见到的!
接着,进村了,吴氏说,村庄是由2个大姓组成的,要到吴姓区要先穿过徐姓(可能有误,具体姓什么忘记了)的聚居区。

 

村庄
这个村庄真的很脏,与郭外的美景差之甚远。因为牲畜都是放逐在户外的,牛、猪都没有圈子,不过说起来也对,现在网名都有圈子了,牲畜不能和人一般嘛。走过一户人家的时候,还看到小猪在厨房里踱步觅食!在老家,猪进家里是很不吉利的!呵呵,不提!

 

吴府

到了吴氏的家,也是非常简陋的!后来了解到,吴氏的哥哥姐姐都读了大学,姐姐是读航空学院的,没有赶回来;哥哥考的就是医大,家里的经济压力的确很大。家庭成员居然和我家一样。见过吴叔和吴婶,却发现他们脸上欢愉的、乐观的笑容,婶婶显得比较年轻,而且很干练。望着她的样子,我想到当时母亲就已经苍老的形容。

 

吃酒
写到这里,要自责和脸红了,作为全班最小的同学,我不止一次的作出幼稚的事情。就提到这次宴席吧!印象已经不深刻了,只记得我们也没有帮忙,像贵宾一样被安排在一桌上,隔壁桌子是吴哥哥的高中同学坐的!当时他们应该也刚读大一了吧,当时并不羡慕大学生,因为总觉得他们也不是很N。呵呵,不过菜吃得很欢,不一会儿,隔壁桌子的一位戴眼镜的学长过来敬酒了。
“我代表我们吴哥哥的同学敬大家一杯,在此也祝贺吴哥哥的大学生活步步高。”那位学长说。
呵呵,当时我真想立刻喝一口酒,然后对他说:“我干了,你可以走了!”
可是“不存在不存在,你一个人,我们一桌人,这样不行。”原来是柯氏的声音
“对啊,不存在的晓得啵,这样子晒,你一个人一个人的喝吧!”班长钱氏一口的九普话!
“你看我也是一个学生,酒量实在有限,要不这样子,我先干为尽,你们随便喝吧。!”学长笑着温和的说
柯氏和钱氏的话说道我心坎里了,你就这样轻松的喝一杯酒,就把一桌子人情给做了啊,没门,哼,我就是不答应。
“不行,不行,这样子我是绝对不喝的!”我正义的苦瓜脸的说道
同学们到尴尬起来了,呵呵
“这个哥哥不要生气啊,这个夏修文是我们年级最小的,不懂事。别介意,大家来一起干掉!”邹氏说道!
然后大家都起立拿起酒杯,我一个人却坐在那里赌气,“大家怎么胳膊肘都往外拐啊,我就是我给他面子!”
喝完之后,那位学长还笑着一个劲的对我赔不是,我却不理他!同学们都来圆场,无法最后他便歉意的走了!
现在想起来真脸红啊!

 

夜晚
到了晚上,我似乎已经忘记了白天的不爽,静静的欣赏着异域的9月中旬的蟋蟀,或许对于我来说,这里离家已经很远了,只是用井水冲了一下身子,到了9点,一群人就挤进一间卧室了。2张床,3个人睡一床。闷热得大家睡不着,大家6个人就在房间里聊天。其余的同学去别的族人家里借宿了!
晚上吴婶婶来我们卧室来感谢我们,说了一些客套话:
“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以后吴氏在学校,同学们在一起就应该互相帮助,当作亲兄弟一样。”
“是啊,像我有2个弟弟了,可是我还是吧同学当作自己的兄弟,吴氏的妈妈就是我的妈妈,你就是我妈!”
我心想。邹氏PMP的功夫真是厉害。但是至于此时此景,却感到异常的温馨了!第二天我们每人交了10块钱,硬塞给了吴氏,当作吃酒送礼。如果提前一天送礼的话,欣许婶婶的客套话里面会加上“让你们破费了!”

 

机场
第二天早早吃了午饭,我们就要回学校了,我们知道九江是有一个机场的,只是客流量很少,基本上当作军用了(黄老门军用机场),不过据说是刚刚接应了江主席来九江视察洪水!就在吴氏老家的附近,我们就坐车去哪里了,
还是第一次去机场呢,呵呵,不过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很失望的,很小很破,在一个山坳里。进去才知道,原来周末是没有客机航班的!我们都觉得很扫兴,只是看着那些战斗机,至少在我心里有些麻木,应为从小对军事没有兴趣,更觉得这些战斗机抑或是玩具,呵呵,甚至在怂恿他们早点回学校,只恨自己不是班干部(当时我是宣传委员,专门出黑板报的,没有政治权利),也只好尾随他们左右晃动了!
到了一个战斗机密集区,地面上写了一条线“禁区”。心虚了我,真没想到自己会真正遇到这种军事第一线,心里像踹着出窝的老鼠,不停的骚动,
“这没事吧,要不要进去看看有什么秘密”徐氏说道
“没看到这里有“禁区”2个字吗?”还是不要进去了!胡氏说
“没事,这里又没人,我们老家经常有人过来!”叶氏的老家也在这附近!
“是啊,这里以后也不会再来了,趁没人赶快进去看看吧!”邹氏说道。
叶氏、徐氏、邹氏终于踏入了禁区,
“嘿嘿,没事啊,大家快进来吧!”邹氏似乎是进入了无人管辖的龙宫。
钱氏看着远方:“嘿嘿,有人来了,腰上还有手榴弹呢!他来干什么?”
从远处的飞机跑道中走来一个大兵,一身戎装,不停的挥动着手,嘴里还念念有词!由于太远了,听不清楚!
“他是不是叫我们过去啊!”邹氏说。
“是哦,是哦,你用手召唤我们呢!”叶氏说。
其他人不以为然,只想着等大兵过来在说,到后来大兵的步子更快了,径直走过来,一言不发,也没有了肢体语言,板着脸劈面就给叶氏、邹氏各一巴掌,徐氏个子更高,挨了一腿!
——出事了
“没看到地上写着‘禁区’的警示语吗?你们真是胆大包天”大兵的职业操守告诉他我们极有可能是间谍!
“我们不知道,我们还是学生,对不起!”个小的叶氏都哭了!
“让你们学校领导过来取人。”说完就呵斥了我们其他几个同学,暂时“扣押”了叶氏、徐氏、邹氏!
我们几个人才知道闯祸了!想打电话给班主任,可是BT的班主任什么时候办过一件为民之事!大家急得团团转!只觉得天色还早,只盼着上天放了那三个同学!
钱氏作为班长,他自荐前去打探实情,看看“叶徐邹”有没有继续受到虐待,去了10分钟也没有见回来,大家更慌了,胡氏和张氏再去打探,不一会儿,他们竟兴致勃勃的跑回来,这次他们的手势和语言更清晰了:“大家快来啊,没事儿了,他们正在玩呢!”
原来,大兵在审问“叶徐邹”的时候,先是不相信他们是学生,直到叶氏把学校的饭卡show出来,大兵骤然对“叶徐邹”产生了好感,或许他整天守护着这些机械也被我们的纯真而触即吧!接着像教官一样教育了他们,然后逼迫他们做20个俯卧撑,然后在机场外缘跑步N圈!
呵呵,同学们都好开心,等到“叶徐邹”完成了“体罚”任务,我们和大兵围了一个大圈,像军训一样,唱军歌,做游戏!
柯氏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帅哥,只是个子有些矮,他竟然在把柄面前夸大海口说我很善于唱山歌,
吴氏的家族都是书香门第的,儒雅中带了一些酸咸的说:“尤其是小调啊,黄梅戏等戏曲啊表现得相当完美!”
其实我哪里唱得好啊,但是我固然内向,但不扭捏,柯氏起了一个头,唱了“树上的鸟儿成双对。”我接着唱下去,唱完就后悔自己为什么自己选择这么平庸的剧目,没有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要是选择《彩楼配》的剧目就好了!
张氏和胡氏还想学习一下擒拿格斗的本领哦,毛遂自荐的做了道具,让大兵“擒拿”了一下,问他疼不疼,只说“不疼不疼,很好玩!”
我依然是内向的,到现在也忘记了大兵的模样和他的籍贯,只记得他到后来很喜欢笑,很阳光!
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辆军车,说是要开往柴桑县城的,大兵对他的同事司机说让他免费载我们,到柴桑县转车去九江,所以4点钟的时候就要告别了!真的依依不舍啊!
大兵问了我们的校址。还说周四他会去九江一次,到时候会去我们学校看我们。在那个手机没有普及的时代,也只能说:“你一定要来哦。”
坐着军车好像是电影里才有的情景,走的路也和来的时候不一样,觉得只有橄榄绿色的一片!

 

返校

到了学校,我也投入到学习中了,到了周四,钱氏和几个同学去校门口等大兵,到了天黑上晚自习,只说不曾看到他,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